女大学生欠30万遭逼债,为买一部Iphone手机,18岁的合肥女学生方晴(化名)找借贷单位借了四千元高利贷,只还了两周就还不起了。在“知心姐姐”范某牵线下,她4个月间在省城十很多家借贷单位,借高利贷超

为买一部Iphone手机,18岁的合肥女学生方晴(化名)找借贷单位借了四千元高利贷,只还了两周就还不起了。在“知心姐姐”范某牵线下,她4个月间在省城十很多家借贷单位,借高利贷超过了30万元。其间,为偿还巨债,方晴被范某介绍到夜总会做陪酒女,还被一家借贷单位拍了裸照。以至,还被借贷单位追到老家讨债……7月18日,方晴和家

为买一部Iphone手机,18岁的合肥女学生方晴(化名)找借贷单位借了四千元高利贷,只还了两周就还不起了。在“知心姐姐”范某牵线下,她4个月间在省城十很多家借贷单位,借高利贷超过了30万元。其间,为偿还巨债,方晴被范某介绍到夜总会做陪酒女,还被一家借贷单位拍了裸照。以至,还被借贷单位追到老家讨债……7月18日,方晴和家人到庐阳刑警组织报案。当下,庐阳警察已就此事参与取证。

老爸老妈获得花圈和短信 得知孩子欠巨款

方晴老家在宣地区广德县,老爸老妈是农民。今年6月19日,方晴放暑假归老家。第二天,她家门口被人摆了一个花圈,“挽联”上有一家借贷单位的“诅咒”。在老爸老妈质疑下,方晴哭着说在合肥欠了很多高利贷。

当日,方晴老爸老妈刚把花圈处理掉,手机上又收到涉及侮辱孩子的短信。“上面全都流了、通奸之类的资料,发这些个短信的也同样是借贷单位。”令方晴老爸老妈没料到的是,亲朋好友也获得一样短信,一刹那,亲朋议论纷纷。来不及懊恼,他们又在孩子房间里发觉了一封“遗书”。“她今年在合肥不上4个月,就欠下了十很多家借贷单位30多万的高利贷。”方晴老爸老妈从“遗书”中得知,孩子在合肥接近于每天被逼债,归老家后怕拖累老爸老妈,就有了轻生的想法。见到这封“遗书”,伉俪俩只有抚慰孩子。在往后一个月,伉俪俩每天收到上百个逼债电话,也弄清楚了孩子在合肥遭遇的高利贷“吃人”迷局。

女孩买手机借4000元 难偿还后陷旋涡

18岁的方晴在合肥一所职校读书,今年2月,微信中一名陌生男网友发消息称,想借贷能找他。那时,方晴和同学正打算去黄山写生,方晴手头会有些紧,就到男士所在的借贷单位,贷了2000元款,限期一个月还清,利钱750元。方晴说,借贷单位打欠条时,给她打了两张各4500元的欠条,“假若我不能够按时还款,大过一个月就要还对方9000元。”方晴算了一些时间,她一个月生活费有1500多元,外加还能做兼职,她觉得还贷无压力,在欠条上签了字。往后,她如约还上了这笔钱。

相关推荐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